那天,我终于想起了我的lofter密码;)
这里风.越写越迷.歌,渣文渣画,头像自绘
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的微笑(cp混杂( ¨̮ )

【杰佣】布钮x真眼

过气文手 回光更新

游戏方面有漏洞
佣兵oocx玫瑰杰 微园医 带皮切尔玩
体感游戏穿到第五人格


这个庄园太恐怖了。

佣兵畏畏缩缩地修着电机,校对中不敢出现一丝松懈。背后一阵阴凉的冷风,他提心吊胆,生怕一个不小心命给玩儿完。

电机开始发出噪耳的声音了,校准越来越困难。

佣兵努了努嘴,汗湿的碎发贴在额上。

草地发出细碎的声音,奈布警惕着,却不是何时都有精力去留意它们的。

这往往是危险的前兆。

“艾玛!”

半个身子没在泛黄的枯草中,是园丁艾玛·伍兹。

园丁忙碌的身影一颤,抽出一眼看了看来人。

“艾米丽小姐,你可真是吓死我了。”她呼出一口气,狂欢之椅顷刻间支离破碎。

艾米丽真挚地笑了。

“我和你走,可以吗?”

艾玛犹豫了片刻,还是答应了:“好吧,”她补充道,“请你小心一些,我会把周围的椅子尽量拆除。”

艾米丽郑重地点了点头。

两个女孩起身往附近的电灯底下去,拐角,正是佣兵。

“伍兹,黛儿。”他打了个招呼。

她们冲他友好地笑了笑,手脚利索地开始修理电机。

眼看进度条即将读完,佣兵内心紧张地提了起来。他们的位置将要暴露,监管者马上就会赶来。

艾米丽·黛儿是个聪慧的医生,伶俐的园丁艾玛更不用说了。奈布相信她们不会轻易地让监管者得手。

灯光一亮,三人马上分开,园丁与医生,佣兵按着渐渐加快的心跳,朝反方向逃去。

电机的杂音虽不影响移动速度,但也降低了佣兵很多方面的优势。

他飞快地奔跑着,冷风呼啸。

也就是说,现在追可怜的佣兵,是最好的。

不了解监管者的动向,这对佣兵来说是很致命的。他叹息,开始努力辨认监管者。

这个熟悉的高挑身影,优雅的长腿迈开,造型独特的剪刀……

又是杰克??

佣兵一阵头疼。这也太棘手了吧,他打的可是排位啊……

他努力地眺望远处的身影,试图挽救自己危在旦夕的星级。这把估计是个老手,动作流畅,没有一步多余。

杰克越来越高大了。佣兵沉思了一会,将它归类为自己的错觉。

怎么回事,我才是个六十级萌新,竟然配给我一个百级屠皇吗。佣兵不知同伴如何,只能专心做自己劣势的任务。

又是一台电机,准备可以开大门了。

姑娘们看起来似乎已经躲过了危机。社工一路冲了过去,看来还是很厉害的吗。

佣兵觉得过了一个世纪。杰克竟然放过了他,看起来不太了解情况。

不过……这么久过去了,还没有动静。同伴们想躲在柜子里等着他一个人冒险解开所有密码吗?

佣兵稍有不满,他一个不适合开机的角色已经开了两台电机了。

杰克也在划水?再这样下去,他们就要稳赢了。佣兵挑了挑眉。

忽然,“当”的一声。

医生小姐二捶了。

佣兵被一群呱呱叫得乌鸦吓得怕了,兹拉一下触了电。

原来是在追医生小姐。

佣兵猛然反应过来他现在要做的好像不是在这里修机,而是要去拯救危险的医生。

佣兵感受到了微弱的心跳。他转回头,医生小姐就在斜后方,一边快跑,一边不支地用手撑了撑地面。他正好修完这一台电机,却看到医生把屠夫引了过来。

尖声刺耳的广播把气氛推上了高潮。灯光大亮,密码收集完毕。

“奈布!救救我!”

心脏猛然狂跳。

佣兵架起医生,不用回头看都知道,那个罪恶的屠夫近在咫尺。

游戏的恶趣味紧张音乐忽然地消失令佣兵有些不适,他顾不上这么多,带着医生一路狂奔。

好近。

那是心跳,佣兵却不觉得如何恐惧。

低沉的嗓音哼着调子,宛如大提琴演奏出来的圆舞曲。他似闲庭信步,对追捕猎物的自信与享受使他的脚步引人沉醉。

佣兵与医生俱是惊慌,杰克的距离……越拉越近。

“嗯哼……”

佣兵头皮发麻,抬眼望去,板区近在眼前。

他惊喜若狂:“艾米丽,前面是……!”

医生苍白的脸庞中尽是无助和恐惧。佣兵转过头于她对视,一瞬间被绝望笼罩的震慑使佣兵不解。

明明操纵的是替身布偶,为什么……

佣兵猛然注意到一个一直被他忽视的异常之处,被毛骨悚然侵袭。

医生,有眼睛。

艾米丽一把推开奈布。

奈布怔了怔,看她拼命支撑着翻过了板子。杰克没有犹豫,径直离去了。

奈布错愕,那一刻杰克仿佛嘲讽的,阴恻恻的不怀好意的笑容险些让他崩溃。

艾米丽有眼睛?

是我看错了?是游戏出问题了?

奈布浑浑噩噩地想要逃开这片荒地,直到狂跳的心脏平静下来,剩下满是不敢置信。

真实。

太真实了。

奈布摇摇头:怎么可能呢。

他跑向大门。地上石头狠狠绊了他一跤。

身为佣兵,不与监管者周旋,而是在这里像胆小鬼一样去往大门,这怎么能算是佣兵呢。

奈布还没有适应现在的情况。

游戏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心底隐隐有了预感,但潜意识里根本不愿相信。

他开始祈求皮切尔地顶替他的任务。

艾米丽终没逃过杰克的魔爪,在狂欢之椅上疯狂挣扎。皮切尔冲了过去。

奈布被杂音影响了心境。

皮切尔会救下她的吧,不需要我……对吗?

奈布不敢面对艾米丽推开他时那张布满绝望的脸。

奈布潜伏在草丛中,确认安全,空气里却充斥着一种不自然的焦味。

那味道太熟悉了。

眼前是一块突兀的空地。空地上,是狂欢之椅飞天后留下的焦痕。

奈布站起来,手微微颤抖。

那是永别。

风中带着丝丝凉意。女医生空洞的叫喊回荡在耳边,挥之不去。

再向北边,似乎有细微的心跳。

“奈布?!”一声怒吼。

皮切尔在狂欢之椅上挣扎。

“救我!!你在干什么——”

……

“艾玛?”

奈布最后是在闸门旁看见的艾玛。

园丁小姐按密码按得满头大汗,再顾不上其他。

她看了奈布一眼,眼神麻木。

大门在前,奈布脑海混沌,错过女孩眼底一抹阴凉。

闸门缓缓开启,心跳剧烈起来。

杰克来了。

杰克悄声无息,突然出现。

记忆最后一幕,是园丁无情的脸。

那全力的一推,将他从天堂,推回了地狱。

艾玛痛苦地尖叫,瘦弱的身子不住颤抖。

钢铁铸造的大门在指尖稳稳合上,严丝合缝,不留一丝希望。

奈布不可置信地向后倒去,跌入一个冰凉的怀抱,脑海只剩女孩蓄满复杂神色的泪水,倒映着他惊愕的脸和贴在耳边的骷髅面具。

杰克幽幽地站在奈布身后。

背上是如撕心裂肺的疼痛。奈布如决心赴死般,直直盯着眼前的身影,一动不动。

杰克笑吟吟地看着眼前的奈布,也不动作。

只剩他了。

对方是一个冷血的屠夫,奈布怀着滔天恨意,却无法将它当做复仇的动力。

明明自己也很没用。

死了就死了吧,再来一局,也就是了。

杰克将奈布抱在怀里,步伐优雅从容,诡谲的玫瑰在手杖之上飘零着花瓣。

奈布按着“咚咚”的心跳,因为紧张出了一层薄汗,却不挣扎。

耳旁是低沉又愉悦的笑声。

“这只是一场游戏,虽然……关乎命运。”

奈布听了,一时渗不透其中深意。

忽的,心脏一滞,如寒雪骤降。

他一直都没注意到,其实最明显的表现就在他的身边。最为直接的东西。

眼睛。

艾米丽的眼睛。艾玛的眼睛。皮切尔的眼睛。

我的眼睛。本该放置纽扣的地方,多出来了他们不该存在的,浑身上下明亮的东西。

一双眼睛。

每个人都有一双会恐惧地转动,会绝望地流泪的双眼。这是真的。这是和推演他们的布偶最大的区别。

超乎游戏的体验和实感,奈布终于看清了事实。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医生和社工,还有自己,将会遭遇什么?

一瞬间,他的眼眶中盈满水雾。如同鬼魅般揭开了残酷真相的怪物,被怀中人的表现所取悦。

“啊……亲爱的先生,”他紧贴着他的耳畔“你还记得吗?”

“赴约参加游戏,是为了什么?”

……

没有印象了。

“你又是怎么来到庄园的?”

……不记得。

杰克轻笑一声。

“你还记得原来的名字么?”

……

奈布深呼吸。

心脏里遗失的东西,这个怪物一个个地,全部点出。

“欢迎来到庄园,这里有你想要的一切……”

这再也不是一个游戏了。每个人都只有一次。

奈布挣脱不开杰克的怀抱。也不理解杰克在想什么。

他抱着他走着,眼前出现了一个黝黑的大洞。

“我放开你,好吗?”

杰克轻轻摘下面具。他蹲了下来。

“你想要什么作为代价?”奈布紧盯着漆黑的地窖。

杰克漩涡般深沉的紫眸注视他。

“你。”

奈布害怕得瞪着干涩的双眼。

“我怎么会舍得呢。”

花瓣飘落,红毯铺开,身着西装的男人朝他微笑,起身离开了。

离开了唯一的希望。

评论
热度(20)

© Winds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