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终于想起了我的lofter密码;)
这里风.越写越迷.歌,渣文渣画,头像自绘
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的微笑(cp混杂( ¨̮ )

【汤姆和杰瑞】别误解

cp高亮 ooc有
blue cat blues 致郁向(假的,甜党文手没有玻璃渣

富有的流氓如此迷人,贫穷的绅士无人珍惜。

[1]
  汤姆失恋了。
  他爱上了白猫,白猫身姿绰约,一颦一笑之间勾去了汤姆的心绪。
  杰瑞拼命用双手阻拦他,却还是无能为力,一次次地看着汤姆受尽欺辱。
  他为白猫荡秋千,白猫荡去的秋千对面却是富豪布奇;他给白猫倾家荡产买了戒指,白猫却拿出了大上那枚戒指十倍的钻戒;他背下无数债和20年的劳务,买来一辆车去接白猫,却被布奇的豪车给压扁……
  杰瑞看了看眼前烂醉的汤姆。
  汤姆一把打开杰瑞阻拦的手,瓶子里却再也倒不出来一滴酒了。
  “汤姆,别喝了。”杰瑞艰难地咽下口水,扶起趴在桌上的汤姆,又被狠狠推开。
  “你走吧。”
  汤姆头脑晕乎乎的,偶然间抬头望见的满月,恰似他在白猫阳台下弹奏乐曲的那夜。
  他奇怪地想,我又想到了白猫,但是心里早应该感受到的钝痛怎么迟迟不来?
  汤姆就这么半死不活地趴在桌上,满不在乎地望了一眼压抑着怒气的杰瑞,心里想的却是,“杰瑞那天也在啊”。
  杰瑞怎么一直都在我身边呢?回想起来,汤姆这才发现一个他当做了习惯,却非常异样的现象。
  那就是——杰瑞一直在他的身边。
  “杰瑞。”汤姆低哑地喊,嗓子火一样的干。
  杰瑞一听这声音,不悦地皱起眉,打断他:“你别说话了,我明天来看你。”
  汤姆被堵了一下。心里弥漫起一种不清不楚的感觉。
  随着杰瑞关上门的响声,他才反应过来,这是一种苦涩。
  ……是失恋后没有朋友安慰自己的难受吧。汤姆愣了一下,踹开脚边的酒瓶。
  他苦笑一声,睡了。
  总觉得这种苦涩,比该死的钝痛来得更隐晦,也更痛苦。

  杰瑞第二日找到汤姆,是在湍急的水流上。
  汤姆打着酒嗝,神志不清,险些顺着水流掉入下水道。杰瑞费了很大力气才救起他。
  杰瑞怒火攻心,此刻却生不起气,坐在地上一语不发,冷到骨子里。
  汤姆酒醒了大半。他发觉杰瑞真心担心他,他才想上前道谢,又被冷了一身冰渣。
  “……杰瑞?”
  杰瑞冷冷地瞥汤姆一眼,汤姆这才觉得方才一心寻死的自己有多么可笑。
  杰瑞的冷淡,和刚刚为汤姆担心到心脏都要停止跳动的样子判若两人。就像上一刻温暖热乎的焦糖玛奇朵,被倒入了肮脏的下水道。
  汤姆心里忽上忽下,硬了心道:“请你不要让我误会。”
  见杰瑞余火未消的眼中投来疑问的目光。
  “我……不想误会你舍身救我的友谊。也不想让你误会我的想法。”
  汤姆的视线炙热。
  杰瑞被生生烫了一下,转开了视线。
  “所以?”
  “请你现在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我?”
  汤姆忐忑着假装坚定,一直坚持没有移开唯一的气势——眼神中的炽热。
  这片真心,是杰瑞毫不犹豫地跳入水里,甚至半个身子都被卷进下水道来救自己的时候,才察觉的。
  杰瑞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你怎么会这么觉得?”
  汤姆怔了一下。一颗心极速坠落。
  “我……”
  “杰瑞!对不起!”汤姆猛地打断杰瑞的话。他不知为何想退缩了,想逃避了。
  汤姆踉跄几步,爬起来,飞快消失在杰瑞的面前。
  汤姆奔跑着,心想,杰瑞果然没有这个意思。
  现在的汤姆已经察觉到了一丝自己的心意。甜的,但很快埋没在苦涩的漩涡之中了。

  留在原地慢慢起身的杰瑞望着这个仓皇而逃的背影。他转头,向另一个方向踱步,独自低喃。
  “果然,他还是接受不了吗。”

  我……误解你的意思了?
  杰瑞和汤姆都有阴郁地点地想,心里又好似微风拂面般明快了起来。

   ——TBC——

(下一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了……1551

评论(4)
热度(73)

© Winds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