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终于想起了我的lofter密码;)
这里风.越写越迷.歌,渣文渣画,头像自绘
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的微笑(cp混杂( ¨̮ )

【双嘉】失败品 二

双嘉向 新设x旧设
原创(简直是清水

  “罗斯,这次任务……你又去了哪里?”
  “海底之城。”
  “你又跑出去玩了。”
  “嗯。”
  “和我说说吧……我想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
  “我尝试在天空中飞行,那里真的很美。
  我穿行在云之间,不停的旋转飞升,冲破云层,欣赏那之上璀璨的太阳……那里……是很难用语言形容出来的美。”
  “如果能出去的话,”他说“我也想看一看你形容过的风景。”
  幻影坐在窗台,透过玻璃,看向基地的天空。
  那个和他长得有七分相似的少年走来,安慰般抱住他的肩。
  玻璃中,映出的是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只是稍有岁月的相差。
  红色与黑色的星刺痛着暗影的心。
  嘉德罗斯——最成功的作品,与他,嘉德罗斯——最成功的失败品。
  面对那个孩子,任何的一切,他都只能仰望。
  明明如此相似,他却必须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让给他。甚至连名字,也不再属于他。
  被取而代之的不甘,即使那孩子如此出色,在初见时强烈的嫉妒心翻涌,他也会想亲手杀了他。
  而现在,他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
  暗影,嘉德罗斯亲自取的名字。
  意味着,他会追随身为光的他。

  “影。”
  “我在。”
  “明天就是最后一场了。”
  “不用担心,我会认真的。”
  “好。等我回来了,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的。”
  “……嗯。”
  他忽然张开双臂,抱住了这个已经高出自己半个头的少年。
  “再见,嘉德罗斯。”
  幻影,终为幻影。

  “实验体S-v728,最后的任务——”
  大罗神通棍向他横扫而来。交手几轮,又瞬间分开。强烈的能量在两人之间涌动,只要对方有一丝突破口,一刻之间,胜负便分。
  双棍打的激烈,难分难解。
  大罗神通棍破势般袭去,而嘉德罗斯并无懈怠之意,双目紧盯浮与空中的人。
  他知道这一轮攻势无法对教导他的幻影造成真正致命的伤害。
  看似毫无破绽的攻击,实则隐藏着一处死角。
  担心?他怎么可能躲不过呢。
  当嘉德罗斯真正对上幻影的眼睛时,一切都迟了。
  砰——
  大量扬起的灰尘使嘉德罗斯看不清幻影那边的状况,他不可置信。
  冲入尘埃里,幻影正在不停的咳血。
  看到嘉德罗斯,他扬起脸,一副疲倦不堪的样子。
  “你为什么不躲?”嘉德罗斯意外的冷静。
  “这是……最后的一场了。”幻影不忍直视嘉德罗斯的眼睛:“我能知道,我最后的终结,是死在你手里。”
  “你也要骗我……”嘉德罗斯声音中隐藏着的颤抖让幻影于心不忍。
  “对不起。”
  “我承诺过,我要带你出去,看外面的世界。”他的眼中含着愤怒。
  “抱歉,嘉德罗斯,我……”他不知所措。
  “嘉德罗斯。呵,不也是你的名字。”
  “你知道……?”
  “幻影,是我给你取的。我承认我那时很讨厌你,我以为你是我的仿造品……我现在知道,你不是。”
  “咳咳咳……”幻影咳出一口血,他内脏的伤势越来越严重了。
  “我不怪你。谢谢……你明明也照亮了我这么长的时间的生命……我只是一个失败品罢了。”
  你不是。
  嘉德罗斯辩解着,脸上却划过几道冰凉。
  “别哭,你是最受到期望的人,你是计划中最成功的人。你不能……”
  躺在嘉德罗斯怀里的“幻影”,像之前嘉德罗斯抚摸他脸颊上的星一样,他也伸出手,轻轻地触碰嘉德罗斯脸上的星星。
  随后,是苦涩的笑:
  “你不能,拥有感情。”
  这就是计划中,嘉德罗斯的最后一个任务。
  把教导他,陪伴他的最亲近的人杀死,把感情彻底抹杀。
  嘉德罗斯静静地看着他,阴霾深藏在他的眼眸。
  “幻影”看着嘉德罗斯抬起的手,嘴角牵起一抹释然的笑。
  “这算是回报吗……”

  当“幻影”再次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比身后的阳光还要耀眼的金色。
  “你好,失败品。”

                                       END

评论(2)
热度(43)

© Winds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