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终于想起了我的lofter密码;)
这里风.越写越迷.歌,渣文渣画,头像自绘
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的微笑(cp混杂( ¨̮ )

【双嘉】失败品 一

双嘉 新设嘉x旧设嘉
旧设嘉有ooc
偏科幻 有点刀 耽美向 年下

  并未睁开双眼,无边的疼痛便袭来。
  烈火灼热与刺骨冰寒变换着,像是被扔进了没有一丝光亮的无尽漆黑。
  “滴——将对实验体S-v728进行强制镇压——”
  数不清的细小又尖锐的刺痛闯他的身体。
  心中汹涌澎湃的焰潮渐渐平息,肉体与心脏被冰冷包裹,连发丝都被冰冻。
  被再次放回培养液中的少年停止了挣扎。
  他金色的短发缓慢浮动,变成了仿佛只有灰色的实验室中,最耀眼的那一抹色彩。
  缓慢从充满力量的肌肤上褪去的鲜红血丝,是那个少年不久前突然狂暴的铁证。
  “还是失败了……”
  “他……是我们的……计划中……”
  “最成功的失败品……”
  用尽最后一丝力量,他睁开了那双本该清澈的双眸。
  培养液与厚玻璃,却阻隔着他的视觉与听觉。
  “感情,本不应存在。”
  最后一句毫无情绪的男音,是让他彻底死心的那最后一击。
  闭上了纯澈的金眸,即使陷入最深的黑暗,他也不会再有任何的念头。

  再次面对光芒时,一个拥有与烈阳媲美的金发男孩站在他面前。
  “长得和我这么像?真是稀奇。”金发男孩一脸嚣张。
  我们,像吗……
  “喂,渣渣。你叫什么名字?”
  “我……”他苦涩地笑了,我叫嘉德罗斯?不,他说,“我没有名字。”
  男孩嫌弃地望向他。
  “听好了,我叫嘉德罗斯。至于你……将指引我的人,你的名字,就叫幻影。”
  影,追随光。
  呵……我想,我确实追随光。
  幻影成为了那个最有可能的真正从实验室中、从计划之中走出去的人——嘉德罗斯的老师。
  生活,知识以及战斗,都是幻影要教给嘉德罗斯的东西。
  生活中的相处,嘉德罗斯本身目中无人,傲慢贯彻他,向来对他人不屑一顾。
  除了他肯定过的人。
  幻影眼中,这个像阳光般耀眼的孩子,他与实验室中所有的人都不同。他具有无比突出的个性。
  他知道这是实验的另一个变数,他不动声色,在监视之下化为一个如平常那样的幻影。

  在与嘉德罗斯的战斗中,幻影作为长辈,嘉德罗斯一昧的力量并不能在他丰富的战斗经验中取胜。但这仅仅只是起初。
  他知道,嘉德罗斯的天赋是谁都无法比拟的。
  第一场交手,他赢了,尽量温柔地伸手向地上散发着不服输气场的嘉德罗斯。第二场如此,他从地上拉起他。第三场,时间被拉长几秒,他第三次伸出手……
  打的越多,时间越长。几百场下来,幻影渐渐力不从心,但是他从没见过嘉德罗斯栽倒在同一个地方,露出过同一个破绽。甚至,连卖破绽的骗术他都不屑使用。
  这次一如既往的,他伸出手。
  忽然,双腿短暂地失力,幻影在嘉德罗斯注视着他的金色眼眸中,看到了自己惊愕的脸。
  “嘶……”
  幻影整个人倒在嘉德罗斯身上,正手足无措地想要起来。
  “……”嘉德罗斯撇撇嘴,看着他不知道说他什么好。
  “噢抱歉,压疼你了吧。”幻影无奈道,他奋力想站起来,接着,好像轮到手失力了。
  “哈哈哈哈”
  “噗—笑什么……”
  嘉德罗斯不理他,只是笑着,慢慢从地上坐起来。
  他根本就没有输,他根本就没有躺倒在地。
  他是故意的!
  “我……螺丝你这样是不对的……”
  “这场平局了。”
  我天,这小破孩不会在战斗中让了我?
  “我开始期待你将我从地上拉起来的那天了,”幻影因为他坐起,不让自己滑下去,费力地用手撑着地。他充满线条的腰部折出韧性十足的弧形。
  嘉德罗斯移开视线,金色睫毛下的瞳眸是意味不明。
  “我带你回去。”
  带?怎么带……?!
  “嘉德罗斯!放我下来!”
  突然站起来的嘉德罗斯使幻影来不及反应,趴在地上。嘉德罗斯一把抱起他,竟然直接扛在了肩上。
  嘉德罗斯大步向前,幻影捶打他的背又不敢下重手,回头看见他微微眯起的眼睛,只好不语。
  更可恶的是,嘉德罗斯好像绕了远路。在走廊里,他都听见了嘉德罗斯那帮伙伴的声音,这人还扛着他迎面走过去。
  “卧槽……”
  他觉得自己以后在基地是不能抬头了。
  “你打赢他了?”带着星星头巾那家伙一脸不敢置信。
  “不愧是第一,我们这可还没人打得赢自己的导师呢。”一个女孩咬着棒棒糖,含糊不清。
  被她引导,一群人都望向了一个白毛。
  “格瑞,你打赢了斩烈老师了吗?”戴帽子那个问。
  “……没有。”
  “是吗,我那个量失老师也很讨厌的……”
  “螺丝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恶党,你打赢了雷神老师了吗?”
  “哼,我打败他的速度绝对比你打赢你那两位老师要快。”
  “唉,要是单打独斗,我是不会输的。”
  一群人一边讨论着自己的老师如何,一边用羡慕的眼光向嘉德罗斯望去。

  嘉德罗斯炫耀了一圈,总算是把他带回他的房间了。
  “你还没打赢我。”
  “迟早。”
  “……你的朋友导师的名字怎么这么奇怪。”幻影不自然地转移话题。
  “他们各自参与的计划都和我们不相同,只有必须打赢他们的导师这件事和我们是相通的。”
  “他们都以为你打赢我了。”
  “这很简单,你再把我打到地上就行了。”
  嘉德罗斯居高临下,逆着光的他就好似沐浴在恩赐中的光之子。
  被遮蔽在阴影之下的幻影注视他,身后真正光耀的日光远不及身前人的炫目。
  嘉德罗斯微凉的手抚摸自己脸上那红色的星印。幻影因为眩晕,缓缓闭上了眼。
  这个孩子,已经从小男孩蜕变成一个有资本傲慢的强者了。

                                      TBC

评论(1)
热度(47)

© Winds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