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终于想起了我的lofter密码;)
这里风.越写越迷.歌,渣文渣画,头像自绘
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的微笑(cp混杂( ¨̮ )

【白信】桃花酿 八 结局

  韩信独自一人站在白茫茫的雪地里。纯净的雪片尽数落在他一头殷红的红发上。
  一件大氅披在了他的肩头。
  韩信微不可查地僵了一下。随后,他的呼吸渐渐地变得深了起来。
  “怎么,一个人回来?雪下大了,要出去也不带把伞……”
  李白双手抱胸,斜着眼看他,口气中满满的责怪。
  他话未说完,却被韩信抓住衣襟,胸膛被他狠狠地一撞。
  李白为了不让两人摔倒,迅速稳下身形。他奇怪地看着身前那抹赤色。
  韩信的头磕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斥责道,“你还不是,肯定急匆匆地来找我,这大氅你为什么不再多带一件?”
  他顺手抖了抖他的衣襟,李白身上顿时洒下了大片白雪。
  “哟,舍得关心我了?”李白眉眼带笑。
  “……你还真是令人讨厌。”
  李白以为他在闹别扭,伸手轻拍他的背,道“我差不多,得回一趟青丘了。”
  韩信攥着他衣襟的手紧了紧。“什么时候走?”
  “几天后启程。”
  “真快。何时回来?”
  “也许,不回来了。”
  韩信猛然瞪大了双眼。
  他不可置信地问道,“你可是要,准备着回去成婚了吧?”
  “……是。”头上传来李白稳重的声音。
  韩信怔了怔,只觉得,他的心仿佛被窒住了一般,无法呼吸。
  “你……可有心上人?”
  李白顺韩信背的手顿了顿。片刻又恢复原状 。
  “有,不过,怕是不能成了。”
  韩信沉默了一会,忽然发力,将头往上重重地一顶。李白和他靠的太近,这一顶,给硬生生地接了下来。
  “嘶——”李白扶着下巴,恨恨地掐了一把韩信的腰。
  “哟嚯,你这混蛋,故意的吧?”韩信也揉着腰,磨牙瞪他。
  刚刚他那句话里藏着的笑意他可是牢牢地扑捉到了。
  “谁知道,你这么快开窍。”既然已经被发现了,李白勾唇,伸手把韩信揽入怀里。
  韩信窝在他的臂弯中,脸颊一片烧红。“你、你是什么时候察觉的?”
  “给你披上大氅的时候,你居然没有转身劈我,就有点开始怀疑你了。”
  李白轻柔地将下巴搁在韩信的头顶,抚摸着他柔顺的赤色长发。
  “哼,就知道瞒不过你。说吧,真回去成婚?”
  “是啊,上面催得可紧了。”
  “行啊,滚回去大婚吧你,别回来了。”
  “哟,这酸味,真冲。”
  “李太白!跟你说清楚了,”韩信挣扎着离开李白的怀里,“在我们面前只有两条路。”
  韩信伸出两根手指,在李白眼前晃了晃,“要么,你全心全意跟我当情人,要么,就是你死我活的敌人,你现在就给我选好了。”
  “想明白些,即使没有长枪,我也能跟你同归于尽!”韩信说着,凶狠地抹了抹脖子。
  李白忍俊不禁。见他这般可爱的模样,伸手扶住他的下颚,低头吻上了他的唇。
  韩信被几番肆虐,像是想要争夺主权一般,不甘示弱地将他顶了回去。
  舌与舌在唇之间纠缠不清。
  这一吻热烈至极,两人在雪地中缠绵不休。从最开始的温柔触碰,到后来的攻城掠地,他们逐渐地沉沦在这火热的甜蜜中,无法自拔……
  彼此几年来的压抑全然爆发,何种的忍耐,后悔,相思,爱恋,全然表达了唇齿之间。
  良久,李白才不情愿地放开了怀中透不过气来拼命推着他的韩信。怀中的韩信眼里迷蒙着水雾,他强行按耐心底的欲望,用拇指抹了抹他嘴角透明的津液。
  韩信愣了会,双颊砰的一下烧了起来。他用力推开李白,抬腿就是一脚。
  李白早有预料,躬身躲过,攻他下盘,韩信却因为距离太近,措不及防地受他一击,稳不住身体便倒了下去。
  飘着白雪的浅灰色天空映在他的眼眸中。他头朝天,背对地,直直地摔了下去。紧闭双眼,等待着背后的重击。
  一双手接住了他。
  韩信下意识地挽上那人的颈项。他抬眸,撞上的却是他眼底的精光。
  被、被算计了啊。
  李白好心情地笑着,就这么抱着韩信,往木屋边走。
  四下无人,韩信也算不上丢了面子。余光扫到他微勾的嘴角,他放下心中的不满,任由他抱着。
  “对了,你还要回去?”
  “嗯。”
  “大婚?”
  “嗯。”
  “和谁?我吗?”
  换来李白一声轻笑。
  “……杀了你哦。”
  “对了对了,当然是你。”
  “不会吧,你要带我回青丘?还是回去大婚?!”
  “理所当然。”
  “哈?!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啊!太快了吧?!喂听人说话啊死太白!”
  “回青丘,我带你去尝尝那边的桃花酿如何?”
  “……桃花酿啊。只要不是去那边大婚,都成。”
  韩信满脑子如何拒绝大婚,完全错过了李白眼底的一抹狡黠。

                            The END

评论(2)
热度(55)

© Winds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