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终于想起了我的lofter密码;)
这里风.越写越迷.歌,渣文渣画,头像自绘
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的微笑(cp混杂( ¨̮ )

【白信】桃花酿 七

  “这雪下得也不小了,二位在这稍等一下,待雪略微小些,再一起走吧。”王昭君温婉地笑道,“我手头上还有些事,先行告退了。”
  “去吧,我们在这好生坐着,品茶便是。”
  妲己朝她一笑,放下手中的茶。王昭君点头示意,莲步轻移,缓缓离开了。
  外头漂浮的雪片,变得越来越密。屋内的兄妹白皙的面庞被火炉子里燃烧的火焰添上一层淡淡的橙色光晕。
  耳边燃烧的声音噼啪作响,两人却一语不发。长久的沉默延续着。
  “好了,这里已经没人了。想说什么,就说吧。”李白挑挑眉,望向欲言又止,默默打量着他的妲己。
  妲己撤去了方才谈笑风生的面具,一双美眸含秋水,忧心忡忡地收敛了目光。
  “……堂兄。”
 “又是青丘的事吧。怎么,你父王又想到什么新法子逼我回去了吗?”
  “不,堂兄,是父王他又要让我催您……找个伴侣了。”
  妲己严肃地对他道。
  “……”
  “您也知道,他老人家,很是着急啊。您的婚事,都拖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妲己面露为难。
  李白宛如浩瀚辰星般的眼眸忽明忽暗,他不愿再想般,合上了双眼,“等吧。我……还未曾想过放弃他。”
  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他会这么说,妲己苦笑道,“您没忘吧,四年前许下的承诺,眼看这约定期限,可是近在眼前啊。”
  “期限未到,莫要心急。”李白淡定道。
  冷风从窗口灌进,妲己身为纯种赤狐,却仍然感受到一阵寒意。
  下人端上几件衣服。是一件灯笼色的斗篷和两件大氅,她看她这般贴心之举,心下泛起一片暖意。
  “喂,堂兄,您可别指望那傻小子会自己开窍了,您一天不说,他是一天把您当成好兄弟啊。”妲己想了想,还是直言道。
  李白看着手中茶面上漂浮的茶叶渣滓,轻叹。
  我……只是想让他自己感受到,我的感情罢了。
  不过看来,这一天,怕是等不到了。
  “……那,就说吧。我告诉他便是。”
  我,告诉他便是。
  妲己闻言,惊得花容失色,不小心失手撞掉了桌上的茶杯。她愤愤不平地抓紧了腿边垂下的金色令牌。
  这几年,她不知凡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连她心中一向简傲绝俗的堂兄,都沦落到如此地步。
  唉,爱上这么一个笨蛋……堂兄可算是受尽委屈了。
  李白的脸色晦暗不明。片刻,他仰头自嘲般的笑笑。
  呵,我再也不想当你的朋友了……重言。

  窗外大雪纷飞,在一片白无垢的世界里,出现了一抹红色的身影。
  你就没想过……
  太白……对你的感情吗……
  已经多久了?六年……
  六年……他可真能忍啊……
  你还是像他说的那样,从来没有认真对待任何一件事……
  你连自己的感情都无法察觉……何况……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想到他?你心中的苦涩……真的是那种味道吗……
  承认吧。你们的感情,早就发酵到另一种地步了……
  好好想想,重言。你喜欢他,而他爱你。你要怎样面对他呢?你要怎么回报他呢?
  重言。
  韩信失神地在苍白的树林中奔跑着。身后纸伞的碧蓝色和那忧心的人儿,都消失在了白茫茫的大雪中。
  脑海中重复着庄周无奈的神色,他的话回荡着,挥之不去。
  韩信后悔为什么自己从未深思过,这个如此令人窒息问题。
  对于其他的朋友之间相互交往,他从未在意,可是对李白,他就有这一种莫名的,占有欲。
  明明早就察觉到了,他却每次都用理由敷衍过去,从未细想。
  对自己的朋友有着那么严重的占有欲,这算是什么?
  而且,无时无刻,他都会想到他的身影,当他有难,自己会奋不顾身地赶去救他,甚至,已经做好了为他断掉胳膊或腿的准备。
  用这样的感情对待自己的朋友,他们还能算是朋友吗?
  更何况他对他,也是那么好。
  他其实一直在逃避。他不敢去想自己的感情,究竟是什么,也不敢去想,那人对自己会怎样。
  我可能……是从一开始,就对他的感情和别人不一样了。
  那抹殷红的身影忽然止住了。停在雪地里,任由雪花飞落在他身上。
  他回想着刚刚的一切,蓦然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评论(1)
热度(33)

© Winds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