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终于想起了我的lofter密码;)
这里风.越写越迷.歌,渣文渣画,头像自绘
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的微笑(cp混杂( ¨̮ )

【白信】 桃花酿 六

  韩信紧跟身前透明的梦蝶,几步跟到了庄周身旁。他带着他,向着林子的更深处走去。
  方才落雪,天空灰蒙蒙的,仅能隐隐约约看见几条白云的边缘。小雪有下大的征兆,林子的树木又被覆盖上了一层新的雪白。冷风吹过,树叶飘摇着,抖下更多洁白的雪片。
  两人一路无言。终于,在附近清脆的水声越来越响的时候,庄周停下了脚步。
  韩信抬头往上看去,这里是一处断壁的下方,四处一片雪白。小溪一路延伸至此,竟是从这里的断壁上垂落下来。
  当初,李白去查看了溪流,才有判断出林子里住着人吧。
  这么冷的天,这样的小溪,哪能不结上一层薄冰?想必,是有人用水,才人为的融化的吧。
  韩信想起在外围的时候,李白看的他那一眼,带着的不是什么叹息甚至轻蔑,其实,那是一种深深的惋惜。
  原来是在怪他没有好好地去思考、认真对待每一件事吗?
  还真是……用心良苦。
  雪花大片大片的飘落,两人身上都积了些许。庄周走近,撑开了一把碧蓝色的纸伞,为两人遮住了大雪。
  一股淡淡的药香传来,甚是好闻。
  “……重言,你也看出来了吧,我和越人的事。”一向睡意沉沉的庄周此时脸上再无倦意,他看着眼前倾泻而下的瀑布,心思难测。
  韩信也渐渐被影响,提起了心来,却不知他所指的是哪一件。
  是之前峡谷每年一届的混战时,越人帮他挡下了致命一击,自己提前淘汰的事吗?
  那时真是闹得轰轰烈烈,满峡谷的人都好像在聊这件事。不过到现在,有很多细节他都记不清了。
  “嗯,我知道。”
  “我总觉得,你是最能理解我们的人了。”
  这句话,好像听着妲己说过。他看起来有那么的……令人信服?
  “嗯。那次混战,真是辛苦他了。”
  “……是啊,多亏他舍身救我。哼,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庄周托住下巴,脸上写满了自嘲。
  “你们还真要好啊。”倒也不知他是如何看出来的。
  庄周一怔。仿佛明白了什么。
  他双眸含笑,揶揄道,“你们不是吗,我看啊,程度比我们深得多了。”
  “……太白?他可没有在混战中怎么帮我。”
  “嗯?我……为什么,会想到他呢……”
  “呵呵,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庄周眉眼带笑,“你第一个想到的为什么不是他呢?”
  “为什么会是他?”
  “……是我说笑了。不要介意。”
  他以为韩信对他的言辞略有不满。
  不对,他立即反应过来。
  “重言,你不会……还没有和太白发展到那种地步吧?”
  “那种地步?我们不是已经走到了最好的地方了吗?”
  “你们,还是兄弟吧。”
  “当然了,不然……我们还会是怎么样呢?”
  唉,他还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也许韩信这样的人,可能连自己的感情都搞不清楚。
  眼前的庄周面露叹息,韩信看着他的表情,嘴角一抽。
  也太像他了吧,难道……他给人前留下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你就没有想过,你对太白的感情,有哪里与别人不一样吗?”
  庄周从来没有这么深层次地无奈过。
  没想到,他原先还想让他给他一些建议的,而现在,他却当起了他的感情向导。
  算了,认命吧。就做个好人,助他们一把了。

评论(1)
热度(27)

© Winds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