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终于想起了我的lofter密码;)
这里风.越写越迷.歌,渣文渣画,头像自绘
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的微笑(cp混杂( ¨̮ )

【白信】桃花酿 五


啊哈哈,这章字数可能有点少,最近大改稿子,稍忙。桃花酿是短篇,大概也快要完结了吧,咳咳已经开始筹谋着写狄芳狄了233

  嗒
  李白上前,抬手轻轻敲了敲门。
  不出一会,门缓缓打开。 冰凉的寒意直朝他扑面而来。
  门后露出一袭冰蓝色素衣的王昭君。
  韩信两步跟到李白身后。
  见着来人,她浅笑,“请进,恭候多时了。”
  两人回以一笑,跟着她纤瘦的身影进了屋子。
  王昭君带着他们穿过走廊,进了堂里。屋内摆着几个暖炉,烤得整个房子都暖烘烘的。
  妲己笑眯眯地把茶杯放下,朝着韩信微微点头,对着李白道,“堂兄。”
  李白见了她,也笑道,“好久不见了,妲己。在凡间这么多年来,你也还是比较喜欢狐型啊。”
  “哼,哪有,”妲己娇嗔道,“我早已学会变成人族,不过是我不习惯罢了。”
  李白浅笑,未言。
  韩信见着,心下抽痛。妲己也意识到什么了,不敢再言。
  还是王昭君善解人意,出口解围道,“二位请坐,上茶。”
  两人方才坐下,下人捧上一壶飘香的香茗,给在座的每人都重新斟了一杯。
  窗外,浅蓝中透着一丝灰的天空,默默地飘下了点点白雪。寒意顿时汹涌而来。
  两人异口同声地想要问起庄周的下落,还未开口,却听闻一略带鼻音的男声传来。
  “昭君姐,来者何人?”
  韩信一怔,瞬间记起了这般独特的声线来自于谁,心跳猛然加速。
  妲己忍笑道,“越人来了,子休小心!”
  只听一阵轰轰烈烈的乒乓声,王昭君哭笑不得,“别怕,子休。妲己逗着你玩呢。快快出来罢。”
  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庄周才慢悠悠地进入大堂。一时间,满屋都飞起了碧蓝色的梦蝶。
  眼前蝴蝶飞舞,韩信差点坐不住,李白察觉,死死地摁住他。
  “唉,不是越人就好。”见着来人,庄周示礼。他叹了叹,打了个哈欠。
  “哦?为何?”韩信好奇道。
  “越人那家伙……”庄周垂下了眼眸。
  片刻,他抬眸看了韩信一眼,向着李白沉吟道:“我想和重言谈些事情,可否将他……借我一会?”
  李白很是受用,便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又像是记起什么不算是什么太好的回忆,他垂头浅抿手里的茶。
  韩信不明所以地看着两人互动,心中别扭感油然而生。他的指尖轻刮桌面。
  为何……想和我谈事情,要问太白?
  庄周轻笑,对他道,“我们走吧,跟我来。”
  说罢,他径自一人慢悠悠地漂到了外面。
  见他的身影即将消失于视线,韩信也顾不得这么多,他忙向其余三人示意告退,就这么跟着一路消散中的梦蝶急匆匆地去了。

评论(1)
热度(25)

© Winds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