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终于想起了我的lofter密码;)
这里风.越写越迷.歌,渣文渣画,头像自绘
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的微笑(cp混杂( ¨̮ )

【白信】桃花酿 四

  看着眼前不省人事的韩信,李白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罢了罢了,看来只能好好地守住他那几个时辰了。
  说起来,从洛阳到长安,越人也快到了吧。真是,看在他之前帮我一点小忙的份上,送个子休还他吧。
  不过,还不知道为什么子休要躲他呢。像妲己这种小聪明,估计会让昭君帮她藏,昭君也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找到她了,基本上一问便知。
  打算着,李白抬起酒葫芦就灌。
  渐渐地,狐耳收起,从发旋开始,他的长发不仅一点一点地变短,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色。
  转瞬间,那个孤傲的李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家眼中,那个可怜的酒鬼。
  “唔……太白?”被扔在地上算是惩罚的韩信竟然悠悠醒转。
  哟,真是顽强呢。才睡了……不到三个时辰吧。
  “诶,我怎么在这?我不是被变成狐狸的李白捡走了吗?”他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人族形态的李白。
  意识还不够清醒啊。
  李白眯着眼,以威胁的口吻道:“呵,你要是下次再乱找借口偷跑到我书房的话……”
  韩信一惊,忙道:“不会了不会了,没有下次了。”
  李白轻哼,提起韩信的衣领拉住他站直了,弯腰抱起他的腿,将整个人抗在肩上。
  韩信被他一带,只觉得一阵天翻地覆,接着他就不得不以头朝下的姿势被李白扛着,出了院子。
  他猛地拍打着李白的背,大喊着放我下来,李白不闻不问,硬是将他带到了一个杳无人烟之处。
  他的长枪落在他家未取,心下立即泛起了一阵不安。
  李白淡淡瞥了他一眼,一句话打消他的疑虑,
  “这是昭君在长安的居所。”
  对了,他还要找子休呢。
  “来这做甚?”韩信怀疑地看着他。
  “自然是找你要找的子休了。”
  “好端端的,你又为何插手此事?”
  “正巧,越人帮过我一些小忙。子休失踪,想必他也是热锅上的蚂蚁,既然知道一些线索,倒也不妨帮帮他。”
  “那,你又怎知子休在昭君这?你的消息,也只能停在妲己身上吧。”
  李白意味不明地回头看他。韩信只觉得他的眼神中有一种轻蔑,再一眨眼,又变成了叹息。
  “昭君与妲己交好,至少你我心知肚明。以妲己的性格来看,如此趣事怎能不叫上昭君?况且,子休和妲己在一起,连你都知道,妲己怎么可能还留他在身边。”
  韩信听他说得头头是道,毕竟和自己是一路的,他也就暂且相信了他。
  李白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一个想法几经回转,还是被他硬生生的吞进了肚子里。
  清风徐徐吹过耳畔,带来些许寒意,两人身旁的树林沙沙作响。
  韩信仿佛惊醒般,理了理挂在自己额前凌乱的红丝。他的长发如瀑,打理得却不错,柔顺地贴在一身银白轻甲上。
  刚才睡得乱糟糟的,不理一理真是难受。韩信偷偷瞄了一眼走到一旁小溪边查看的李白,见他根本不在注意自己,才松了口气。
  他的长发一向是他府里的丫鬟帮他整理的,那个孩子老是喜欢理完后,给他绑个小辫子。气得他每次都掐着她的小脸直到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滚下来才停手。
  也就是说,他其实不怎么会打理他的头发。
  韩信笨拙地取下头冠,松下发带,一头漂亮的长发垂落下来,火焰般的红发迎风飘扬。
  李白无声无息地等待着他,却是被眼前的殷红给怔了怔。看着韩信稍有吃力地处理着头发,他抿抿唇,站到他身后。
  韩信一心整理他的红丝,竟是没发现李白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他刚想转身劈他,却又无奈他抓住了自己的头发。
  他竟是帮自己理起头发来了?真是奇怪。
  韩信只好一动不动地任他打理。
  没想,李白手法出奇地熟练,好好地将他的头发理顺了,韩信竟然还有点舒服的想睡觉。
  “发带。”
  清朗的男声吓得韩信的睫毛颤了颤,他赶紧把发带递了过去。
  看着眼前睡意朦胧的人儿,李白不由勾起了嘴角。利落地帮他绑了个马尾,他拉起他的手,带着他走入眼前的林子中。
  “忍一会吧,我们还有正事要紧。”
  “嗯……”
  韩信任由李白牵着,带着他走向深处。
  啊,真是,不仅不会理发让他帮忙,还被他发现自己刚刚想睡觉……这下好了,我又有把柄被他抓住了。
  韩信衡量着,他狐族形态到底值多少钱。
  身前的李白不知为什么好像连他的心思都猜的到,韩信只觉得他的手被握在他的手心里,变得越来越紧。
  他却不知道,走在前面的李白,眸中深沉的像一潭深深的潭水。
  两人在林子中四弯八拐,不知走了多久后,一座精致的竹屋出现在两人面前。
  林子表面看来平淡无奇,实则暗藏玄机,整个林子都被下了幻术,让人无法靠近中心。甚至在竹屋的附近,还有藏有不知多少的暗器。
  见到竹屋,李白脱出了心思。
  反应过来,他牵着韩信的手的力道一直在过来时渐渐加重,连他都不知。他忙松开了韩信的手,回头眼神意示他不要轻举妄动,只身一人走到了门前。
  韩信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开口欲言,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说出话来。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左手,那里还残存着李白手心的一丝温热。

评论
热度(35)

© Winds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