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终于想起了我的lofter密码;)
这里风.越写越迷.歌,渣文渣画,头像自绘
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的微笑(cp混杂( ¨̮ )

【白信】桃花酿 三

  韩信被熙熙攘攘的人挤来挤去,手足无措的想要跳上民居的房梁,却又根本上不去,只能顺着人流,尽早脱出集市。
  他醉醺醺地往家里的方向跑,脸红得像一只熟透的虾。
  韩信现在脑子里只有快点回家的念头,他现在实在是太虚弱,战斗力全都已经丧失。
  啊啊,千万不要倒在马路边,虽然倒在这没有倒在李白家危险,但他最想的还是自己的床榻。
  集市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巨大的人流逼得他拐进了一条偏僻的羊肠小道。
没想到,韩信眼前一黑,有一团阴影阻拦住他的去路。
  韩信慢慢地抬起头,眼前出现了三个生猛的大汉(或者是一个项羽),他暗道倒霉,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三个大汉的出现就像是火上浇油一样。
  “交出钱财来!”其中一个举起刀子大喝。他们特意柿子挑软的捏,找了个瘦弱,但看起来不穷的来。
  “哼,就你们这种三脚猫,也想劫我钱财?”韩信十分不屑,从身后取出一柄长枪,银白色的长枪上雕刻着繁杂的花纹,散发着寒人的气息。
  韩信随意地甩了下长枪,然后奋力向前跃起,穿过了左边的两个大汉,定立在他们的后面。他早就看穿了他们的实力,自负地选择了一个很轻敌的方式,也更快的解决了他们。
  他在两个大汉中间时,转动手腕,枪一撞,一翻,敲中颈项,劫匪瞬间晕厥倒地。
  “嘭咚”两声沉重的倒地声响起。三个劫匪还没反应过来,其中两个就已经倒下。剩下的那个劫匪惶恐不安的坐倒在地上,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
  一招就被解决了,这人估计来头不小!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踢到铁板了。大汉懊恼地想着,看了一眼两位同伴。
  红发青年转身看着他,挥了挥手中的长枪,道:“把他们带走,我现在没心情处理你们。要是我看见你们还在这作乱的话,”他的眼睛眯了起来,嘴上带着威胁的意味“小心你们的脑袋。” 
  那劫匪见此,点头如捣蒜,连忙答应下来,带着同伴落荒而逃。
  人一走,韩信刚刚那高大的形象瞬间崩塌下来,他不得不用枪支撑自己,才勉强半弓着站了起来,扶住疼痛欲裂的额头,心里胡思乱想着。
  可恶,真的要倒在这?真是不爽。明明差那么一点,明明府邸就在前面……真是,可能又要被人捡到了……
  “真是自作自受,这种时候你还要耍帅。”
  一阵清风飘扬而来,徐徐吹拂着韩信的鬓发。
  青莲居士现身在韩信面前,看着他微低的头。紫色长发如瀑,自然的垂落在肩,顺着背,像紫色的流苏,成为他身上一道美丽的装饰,雪白的狐耳和尾巴摇晃着,昭示狐族的高贵身份。
  李白从未有过将狐形展现在人类面前过,这下却因为寻他,算是破例了。
  原来太白变成狐狸是这样的啊,褐色的短发变成魅惑的紫色长发,白色的狐尾和狐耳……
  韩信多看了李白几眼,将他的样子记在心里,终于支撑不住,身体倒在了地上,嘴角却含着一抹浅笑。
  又有好料子了!
  “哐当”长枪落地。
  李白吞下责怪,认命地扶起了韩信,但如果他知道韩信在想什么的话也许就不会这样做了。
  他将他往身上一带,转眼间不见了身影。

评论(1)
热度(37)

© Winds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