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终于想起了我的lofter密码;)
这里风.越写越迷.歌,渣文渣画,头像自绘
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的微笑(cp混杂( ¨̮ )

【白信】桃花酿 二

  远处,整个长安最大的集市上。
  一个红色的身影穿插在缓慢流动的人群中。
  趁这桃花酿的劲头还没上来,韩信逐渐加快脚步。
  他得先找到妲己,问出庄周的下落还欠扁鹊的人情。还有顺便来应付李白,为了自己逃脱,他才不得不搬出这件早就被抛到十万八千里的事情来。
  疾风般的身影在人群中流窜,融合在了人群中,再难寻见。
  集市还是和以前没什么差别,同样的热闹,各种小摊小贩排开在两边,人声鼎沸,车水马龙。
  眼尖的韩信越过几条分岔的小巷后,找到了妲己。
  在一个小摊子里,那双狐耳和大尾巴正在慢慢地摇晃着。狐族高贵的小公主妲己正在店前十分纠结地挑选着一些小饰品。她很仔细地看着,看起来像是在挑选婚服,要多仔细有多仔细,要多认真有多认真,应该是要给重要的人的礼物。
  他走上去,轻轻叫了声妲己,可是小公主还沉浸在挑礼物的喜悦中,根本就没注意到他。他不满地扯了扯妲己摇来摇去的狐尾:
  “喂,妲己……!”
  妲己猛的抬起头,马上跳开,怒目圆睁地瞪着眼前的红发青年,摆出攻击状态,好像刚才韩信做出了什么危险的事情一般。
  韩信被吓得心头一颤,满脸茫然不解,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妲己眨眨眼睛,认出了这位红发青年,她稍稍松了口气,对他刚刚那种侵犯行为颇为不快。
  不过想起这家伙多半不知道他们狐族的禁忌,不禁有点无奈,翻了翻白眼,道:
  “韩重言,我警告你以后不要乱碰狐族的尾巴,小心他们会当着你的面翻脸!”说着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韩信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我不知道你们狐族还有这种规矩嘛。”
  妲己径自走回店前,解释道:“这哪是规矩,对于狐狸来说,尾巴就是身上最敏感的部位,碰到了根本就没有给你说话的地方。”她看着韩信很是迷茫的表情,叹了口气。
  希望这傻子不要碰到堂兄的尾巴。唉,堂兄还真是可怜。
  “算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妲己看着那堆饰品,尾巴又不由自主的晃起来。
  她一身漂亮的灯笼色短旗袍,裙角挂着一个精致的金色令牌,耳朵高高的立在头顶。她有一头高贵的金发,短短的,向外翘起,非常符合她活泼开朗的性格。
  作为公主,她虽然有一些小小的娇蛮,但是却又十分善解人意,深得民心,大家都很疼爱她。
  “也没什么,就是代替越人问你子休在哪而已。”韩信也用眼神扫着这堆东西,他忽然发现了一个小令牌。
  这个是一个用梨木做成的令牌,整快都是蔚蓝色漆成的,上面画着一些符文。不知怎的,韩信想起那个判官,整天丢令牌打人的那个。
  嗯……买给元芳好了,据说他又被扣工资,给他讨好狄怀英吧。然后他又看看妲己,她好像在忧虑买哪个饰品。
  “重言,你说这这两串哪个送给昭君好啊?”妲己最终拿出两个坠子,放到韩信眼前。
  “……”韩信不以为然的扫了几眼,忽然猛地想起来狐族和冰族的关系。
  他有些不敢置信。“你给王昭君挑礼物?你们关系很好?!”他十分惊诧。
  两族相互仇恨,水火不容,她们各为公主,怎么可能不打起来。
  “嗯,对。”妲己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点点头。
  “为什么?你们这可是违背了……而且族人也不会允许吧?”
  他留给了妲己一些情面,没有把整句话说完。
  “……没关系,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但是我觉得,你应该算是不反对的少数人之一。”
  “为什么?”
  “因为你很快就会明白这种感情了。和我的堂兄。”
  “谁?太白?”
  韩信再欲开口,却被妲己转移话题:“好啦好啦,你告诉我哪个适合她,我就告诉你子休在哪。”妲己真诚地露出了一个乞求的表情。
  韩信忽然感觉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寒意袭着脊背而来,他一个激灵,点点头。 妲己笑了,扬了扬手中两条链子,他这才正眼打量起眼前的两条坠子来。
  一条是项链,以白辅蓝,主要的带子上有几串散发光泽的小珠子缠绕着,吊着一个六芒星,六芒星里封有一个十分圆润的珍珠。王昭君平素就喜蓝白色为主调的衣服,整个项链看起来和她十分相配。
  一条则是挂坠,由黄色丝绸做成的带子,挂着一个冰蓝色的冰凌,冰凌上是一个由白色条纹组成的花型,冰凌末端垂着黄色的挂穗。高贵中带着淡雅,比起上一条,这条与昭君的性格和气质很相合。
  “嗯,我觉得第二条更好一点吧。”韩信不太懂这些女子的首饰,他只好选出一个比较符合王昭君气质的一条。
  “是吗,我也这样觉得,”他得到了妲己的认可,“但会不会第一条更适合她一点?和她的每一件衣服都很搭啊。”
  “你可以全部买回去的。”韩信不明所以,明明身为公主,妲己根本不差这点钱。
  “笨蛋!这样不会显得很没诚意吗?送人哪有送两样一种的物品的?”妲己瞬间炸起了毛,不得暗叹他的愚笨已经病入膏盲。
  “那你就遵从自己的选择,给她你觉得最适合她的,纠结什么配不配衣服!”韩信一头雾水,完全不懂她为什么会被这种小事情迷的晕头转向。
  “……”妲己沉默了一会,像是在认真思考。韩信也等着她,看她做出抉择。片刻,她在韩信目光注视下,拿出项链,把它放回了原位。
  韩信会心一笑,他将令牌和坠子的账结了,拍了拍妲己的头,然后他果然感觉到又一阵和刚刚一样的寒意袭来。 
  不过他却明白了。在他身后不远处,某个地方,一定有着王昭君的身影。
  他开始正视起这种超然的友谊。这如果是真心的话,怪就怪在她们的身份了。韩信为这两位女孩稍稍感叹。
  “那我就告诉你子休在哪吧。”妲己买完东西后开朗了不少,对韩信也没有那么鄙视了。
  “他啊,在昭君那里安稳的沉睡哦,”妲己坏笑着说,她美丽的面庞透着兴奋和喜悦,“在刚才,我们就把子休带过去了,越人估计还以为他在我这边,会马不停蹄的地跑来找我哦……喂!重言?你怎么了?”
  韩信还没来得及责问他们把庄周藏来藏去的让他好找,忽然变得有些头晕,热乎乎的感觉涌上全身。
  妲己还没伸手碰到他,他就用手撑着头退开了半步。
  既然知道了庄周的下落,韩信朝妲己点点头,一言不发,逃也似的跑了。
  是他的疏忽,忘了一个大事情。
  桃花酒的后劲冲上头了!
  韩信离开了,徒留妲己一人看着他的背影发呆。随后她挥挥手,向着反方向的冰族一蹦一跳地走去。
  “嗯哼,送给她的话,她会很开心的吧!”

评论(1)
热度(40)

© Winds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