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终于想起了我的lofter密码;)
这里风.越写越迷.歌,渣文渣画,头像自绘
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的微笑(cp混杂( ¨̮ )

【汤姆和杰瑞】别误解

cp高亮 ooc有
blue cat blues 致郁向(假的,甜党文手没有玻璃渣

富有的流氓如此迷人,贫穷的绅士无人珍惜。

[1]
  汤姆失恋了。
  他爱上了白猫,白猫身姿绰约,一颦一笑之间勾去了汤姆的心绪。
  杰瑞拼命用双手阻拦他,却还是无能为力,一次次地看着汤姆受尽欺辱。
  他为白猫荡秋千,白猫荡去的秋千对面却是富豪布奇;他给白猫倾家荡产买了戒指,白猫却拿出了大上那枚戒指十倍的钻戒;他背下无数债和20年的劳务,买来一辆车去接白猫,却被布奇的豪车给压扁……
  杰瑞看了看眼前烂醉的汤姆。
  汤姆一把打开杰瑞阻拦的手,瓶子里却再也倒...

【凯柠】你别说

凯柠

* ooc有,凯攻柠受

  “凯莉,我喜欢你。”
  凯莉怔了怔,有些意外:“是吗?”
  安莉洁好似羞赧地不愿抬起头,只细细地说了一句:“是的,你……愿意接受我吗?”
  星月魔女勾起唇森然一笑,答应了。
  “今天星期五,放学以后和我出去吧。”

  安莉洁收拾好书包,凯莉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
  班上传出了细细碎碎的叽喳声,还有些窃笑。安莉洁不好意思地望向窗外,脸上是心事重重的郁闷。
  凯莉又笑了,黑色长发微微摆动,而她却觉得这个微笑没有一丝真实感。
  一会就告诉她吧,一定要告诉她,然后好好道歉。...

【双嘉】失败品 二

双嘉向 新设x旧设
原创(简直是清水

  “罗斯,这次任务……你又去了哪里?”
  “海底之城。”
  “你又跑出去玩了。”
  “嗯。”
  “和我说说吧……我想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
  “我尝试在天空中飞行,那里真的很美。
  我穿行在云之间,不停的旋转飞升,冲破云层,欣赏那之上璀璨的太阳……那里……是很难用语言形容出来的美。”
  “如果能出去的话,”他说“我也想看一看你形容过的风景。”
  幻影坐在窗台,透过玻璃,看向基地的天空。
  那个和他长得有七分相似的少年走来,安慰般抱住他的肩。
 ...

【双嘉】失败品 一

双嘉 新设嘉x旧设嘉
旧设嘉有ooc
偏科幻 有点刀 耽美向 年下

  并未睁开双眼,无边的疼痛便袭来。
  烈火灼热与刺骨冰寒变换着,像是被扔进了没有一丝光亮的无尽漆黑。
  “滴——将对实验体S-v728进行强制镇压——”
  数不清的细小又尖锐的刺痛闯他的身体。
  心中汹涌澎湃的焰潮渐渐平息,肉体与心脏被冰冷包裹,连发丝都被冰冻。
  被再次放回培养液中的少年停止了挣扎。
  他金色的短发缓慢浮动,变成了仿佛只有灰色的实验室中,最耀眼的那一抹色彩。
  缓慢从充满力量的肌肤上褪去的鲜红血丝,是那个少年不久前突然狂暴的铁证。...

【瑞金 雷安】花与你

*瑞金,雷安

*有点机灵的金,暗恋许久未果的安迷修

*花吐症

*ooc有

  凹凸医院人满为患。一种名为“花吐症”的绝症大范围的蔓延开来。
  花吐症患者本身并无任何感染重病的不良现象,只是口中会不时涌出各式各样的鲜花。
  这是一种如何传播、感染、救治都无从得知的绝症。
  绝症。

  金痴痴地望着双手中叠积成堆的花瓣碎片。不知名的纯白花瓣沾满了星星点点的猩红,刺目得使他移不开目光。
  已经第二次了。
  无数花瓣从口中涌出,那样恐怖的景象,即使他看不见,也能感受到深深的恐惧。
  从最初的几天一朵小花,到现在随...

【白信】桃花酿 八 结局

  韩信独自一人站在白茫茫的雪地里。纯净的雪片尽数落在他一头殷红的红发上。
  一件大氅披在了他的肩头。
  韩信微不可查地僵了一下。随后,他的呼吸渐渐地变得深了起来。
  “怎么,一个人回来?雪下大了,要出去也不带把伞……”
  李白双手抱胸,斜着眼看他,口气中满满的责怪。
  他话未说完,却被韩信抓住衣襟,胸膛被他狠狠地一撞。
  李白为了不让两人摔倒,迅速稳下身形。他奇怪地看着身前那抹赤色。
  韩信的头磕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斥责道,“你还不是,肯定急匆匆地来找我,这大氅你为什么不再多带一件?”
 ...

【白信】桃花酿 七

  “这雪下得也不小了,二位在这稍等一下,待雪略微小些,再一起走吧。”王昭君温婉地笑道,“我手头上还有些事,先行告退了。”
  “去吧,我们在这好生坐着,品茶便是。”
  妲己朝她一笑,放下手中的茶。王昭君点头示意,莲步轻移,缓缓离开了。
  外头漂浮的雪片,变得越来越密。屋内的兄妹白皙的面庞被火炉子里燃烧的火焰添上一层淡淡的橙色光晕。
  耳边燃烧的声音噼啪作响,两人却一语不发。长久的沉默延续着。
  “好了,这里已经没人了。想说什么,就说吧。”李白挑挑眉,望向欲言又止,默默打量着他的妲己。
  妲己撤去了方才谈笑风生的面具,一双美眸...

【白信】 桃花酿 六

  韩信紧跟身前透明的梦蝶,几步跟到了庄周身旁。他带着他,向着林子的更深处走去。
  方才落雪,天空灰蒙蒙的,仅能隐隐约约看见几条白云的边缘。小雪有下大的征兆,林子的树木又被覆盖上了一层新的雪白。冷风吹过,树叶飘摇着,抖下更多洁白的雪片。
  两人一路无言。终于,在附近清脆的水声越来越响的时候,庄周停下了脚步。
  韩信抬头往上看去,这里是一处断壁的下方,四处一片雪白。小溪一路延伸至此,竟是从这里的断壁上垂落下来。
  当初,李白去查看了溪流,才有判断出林子里住着人吧。
  这么冷的天,这样的小溪,哪能不结上一层薄冰?想必,是有人用水,才人为的...

【白信】桃花酿 五


啊哈哈,这章字数可能有点少,最近大改稿子,稍忙。桃花酿是短篇,大概也快要完结了吧,咳咳已经开始筹谋着写狄芳狄了233

  嗒
  李白上前,抬手轻轻敲了敲门。
  不出一会,门缓缓打开。 冰凉的寒意直朝他扑面而来。
  门后露出一袭冰蓝色素衣的王昭君。
  韩信两步跟到李白身后。
  见着来人,她浅笑,“请进,恭候多时了。”
  两人回以一笑,跟着她纤瘦的身影进了屋子。
  王昭君带着他们穿过走廊,进了堂里。屋内摆着几个暖炉,烤得整个房子都暖烘烘的。
  妲己笑眯眯地把茶杯放下,朝着韩信微微点头,对着李白道,“堂兄。”...

【白信】桃花酿 四

  看着眼前不省人事的韩信,李白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罢了罢了,看来只能好好地守住他那几个时辰了。
  说起来,从洛阳到长安,越人也快到了吧。真是,看在他之前帮我一点小忙的份上,送个子休还他吧。
  不过,还不知道为什么子休要躲他呢。像妲己这种小聪明,估计会让昭君帮她藏,昭君也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找到她了,基本上一问便知。
  打算着,李白抬起酒葫芦就灌。
  渐渐地,狐耳收起,从发旋开始,他的长发不仅一点一点地变短,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色。
  转瞬间,那个孤傲的李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家眼中,那个可怜的酒鬼。
 ...

【白信】桃花酿 三

  韩信被熙熙攘攘的人挤来挤去,手足无措的想要跳上民居的房梁,却又根本上不去,只能顺着人流,尽早脱出集市。
  他醉醺醺地往家里的方向跑,脸红得像一只熟透的虾。
  韩信现在脑子里只有快点回家的念头,他现在实在是太虚弱,战斗力全都已经丧失。
  啊啊,千万不要倒在马路边,虽然倒在这没有倒在李白家危险,但他最想的还是自己的床榻。
  集市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巨大的人流逼得他拐进了一条偏僻的羊肠小道。
没想到,韩信眼前一黑,有一团阴影阻拦住他的去路。
  韩信慢慢地抬起头,眼前出现了三个生猛的大汉(或者是一个项羽),他暗道倒霉,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三...

【白信】桃花酿 二

  远处,整个长安最大的集市上。
  一个红色的身影穿插在缓慢流动的人群中。
  趁这桃花酿的劲头还没上来,韩信逐渐加快脚步。
  他得先找到妲己,问出庄周的下落还欠扁鹊的人情。还有顺便来应付李白,为了自己逃脱,他才不得不搬出这件早就被抛到十万八千里的事情来。
  疾风般的身影在人群中流窜,融合在了人群中,再难寻见。
  集市还是和以前没什么差别,同样的热闹,各种小摊小贩排开在两边,人声鼎沸,车水马龙。
  眼尖的韩信越过几条分岔的小巷后,找到了妲己。
  在一个小摊子里,那双狐耳和大尾巴正在慢慢地摇晃着。狐族高贵的小公主妲己正...

© Windsong | Powered by LOFTER